客服电话:18627210678

总访问量:3693632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拜登当选,中国汽车小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09  浏览次数:145
 美国新总统出现,又岂止“美国汽车产业十大变化”?在本质上,拜登和特朗普都希望振兴制造业在内的美国经济,不同于后者的大开大合,前者对中国的压迫力却更为绵长。

2020年全球最大的政治闹剧接近收尾,但引发的余波还远未消停。

美国总统大选在几经史无前例的反转之后,至少在台面上可以有一个定论——那位在采访镜头里随时打着瞌睡的乔·拜登,已经开始接收美国媒体和部分海外国家的贺信了。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虽然很多人并没有清晰的概念:美国媒体从来都向着思维更激进开放的民主党,而道贺的国家也是以加拿大、英国、法国等“美国小弟跟班”跑在最前面,其他国家还比较谨慎观望,正如墨西哥总统奥布拉多所言:“在美国法律问题没有解决前,不会恭喜美国大选的获胜者”。至于特朗普团队还在筹款求助于法律改变结局,无论这种困兽犹斗力度有多微弱,终究平添变数。

对全球汽车产业而言,美国顶层政治的变局却将从潜在产生剧烈影响,甚至大洋彼岸的中国亦不例外。

汽车对美国经济和政治有多重要,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而民主党背后的白人精英人群有一个与汽车相关的外号,似乎更有“冥冥之中天注定”的味道,新总统花落民主党,肯定会影响到汽车领域——“豪车自由派”(Limousine Liberal)。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尽管这个外号是六十年代纽约市民主党候选人马里奥·普洛卡奇诺生造出来,为了攻击共和党候选人约翰·林赛,但后者所代表的上流阶层在今天看来更像民主党的富人票仓。故而,比起特朗普昔日叫嚣着“汽车制造一定要回流美国”,拜登所代表的势力将以另一种方式去重塑美国乃至全球汽车格局,而且更具备“温水煮青蛙”式的绵长压力。

而我们的中国汽车产业,可千万不要在一派美化拜登形象、大唱中美亲善的洪流里放松警惕,终究“竞争合作”的本质仍是竞争,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改变不了商业丛林的残酷。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从“狼牙棒”到“化骨掌”

“睡王”拜登对决“懂王”特朗普,在经过长期胶着的战斗之后,如今结果渐告水落石出。睡王粉丝欢欣鼓舞,懂王粉丝咬牙切齿,本来就向着民主党、被精英白人阶层和财阀操控的西方媒体,连篇报道“拜登赢了,众望所归”,自然是理所应当。

只是出乎不少人意料,中国互联网上也突然增多了大量关于拜登的赞美之词,“励志鸡汤”刻画其如何走上人生巅峰,“亲善之文”描绘其怎样在中国吃炒肝表达友好,大谈当拜登上台之后中美两国关系将迅速回暖的期望。台湾那头,甚至原本“挺川”的声音立即反转,不乏称赞拜登“真的蛮帅的”、“感觉很慈祥,都忍不住想叫他拜登爷爷了”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论。

这些看似和中国汽车产业无关的花边,却无形中提醒了我们:无论拜登是否最终坐定美国总统宝座,中美对立态势在台面上松缓的同时,也可能令一部分人放松对中美竞争博弈的警惕;特别是支持民主党的西方媒体统一宣传口径,以及渗透到国内的舆情传播,都可能让国内对中美友好出现过高的期望,而“造神”拜登只是序幕中的一幕而已。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拜登上台,或者说他所代表的民主党控制美国政治,会给中国汽车产业乃至全球汽车带来怎样的影响?

如果将特朗普强制要求汽车产能回流美国、逼迫车企在美国多缴税/创造就业岗位属于直来直往、不加掩饰的“狼牙棒”,那么拜登的“温水煮青蛙”与结盟围堵的打法便是由内至外的“化骨掌”,更具备迷惑性和隐蔽性,穿透力更强。

首先,中美关系将会缓和,这是确凿无疑的。但在对华强硬的本质上,拜登和特朗普只存在形式上的差别。拜登始终坚持认为美国仍然是且应当是“自由世界”的领导者,应当通过强化与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传统盟国的关系、深化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战略伙伴”关系,统合民主联盟的庞大资源来联合“制华”。

拜登被视为奥巴马对华战略的“恢复者”(Restorationist),遵循民主党一贯坚持的后冷战时代流行的新自由主义思潮,倡导多边主义,推动经济全球化。但就像奥巴马看似对华相对温和却提出“亚洲再平衡”制衡中国,拜登新政府上台之后也将采用一脉相承的方式,避免过多刺激中国,却又设法在竞争中超越、围堵中国。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那么,我们能看到中美两国汽车产业的交流在拜登上台之后恢复到以往的水平,但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忽略竞争的本质。

例如中国车企进军美国市场,将比特朗普时代显然拥有更大的可操作性,拜登政府将为传祺、众泰甚至蔚来等一众自主车企扬帆美洲打开大门。但美方势必会在当地化、纳税、技术交流、产业链带动等方面提出要求,同时作为“相互惠及”,也会为美系车企在中国的利益提出更多诉求。这对中国汽车行业是不是好事?整体上当然是好事,但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兴起,中美汽车竞争又开辟了新阵地,一味地放松警惕以为“中美友好”,则又将在新赛道上落后于人。

其次,原先特朗普团队以中美经贸问题为绝对核心,贸易战即是其最聚焦的手段,而拜登团队则将调整美国对华政策优先次序,转变为政策、环保等议题和贸易问题并重。这可能影响中国对新能源和环保问题的看法,甚至政策推进步调,进而作用于汽车行业的电气化进程。

拜登明确表示要从多角度来构建新一届美国政府的对华战略,以环保为例,拜登承诺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呼吁进一步提高全球减排目标。你以为这是“大爱无疆”?错了,请看下一句,拜登从来就没想到放过中国——他在为美国揽责的同时,将更大的重量放到了中国头上,强调中国碳排放方面的责任,认为中国不但应保证本国的碳排放达到巴黎协定的要求,还应使包含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符合相关的环境标准。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我们都知道,中国新能源和环保政策逐渐从不合理的激进转向合理的稳妥,2021-2035年新能源规划中,新能源车销量占比从25%下调至20%就是典型例子。然而拜登政府从环保角度施压后,中方在“中美解冻”面前如果投桃报李,则存在新能源步骤再提速的可能,新的进程是否合理?又将成为中国汽车产业面前的一道考题。

再者,拜登将强化美国汽车产业在各个方面的竞争力,这一点和特朗普汽车政策只是手段和方向的差异,而目的都是殊途同归。比起特朗普强调传统制造业回流,拜登更注重整体发展进入快车道,尤其是一些关键产业的进步,以推动“重建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经济计划的落实。

从表面上看,拜登政府将不会像特朗普一样,一味打压中国高新技术企业,使得中国公司蒙受的压力在短期内得到缓和。但在长期角度,美方将会要求中方提供领先的核心技术,并在美国本土培养相应势力以图赶超。不要觉得这就是“纯市场导向”的“良性竞争氛围”,民主党执政期间的贸易壁垒和技术壁垒也并非罕见,诸如商业机密盗窃、胁迫渗透等灰色路径从来都不是纸面上的友好能够彻底消弭。

在更为具体的汽车产业层面,拜登政府应该会对内重点培养汽车行业竞争力,对外同中国争夺欧洲日本车企的青睐,这将在下面两章具体展开。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内培实力

环保问题上的分歧,是横在拜登与特朗普之间的一条巨大鸿沟。我们曾在《美国大选对汽车行业影响几何?》一文中简单复盘过,特朗普政府于今年4月正式宣布终结奥巴马时期所采用的美国汽车排放标准,即要求汽车制造商到2026年每年提高1.5%的燃油效率,而不是之前的5%。

这意味着,汽车平均每加仑汽油需行驶40.4英里,而不是46.7英里。奥巴马曾于2012年提出的排放法规要求汽车制造商在2026年之前,将新车和轻型卡车的平均燃油经济性翻一番,至54.5英里/加仑。与最初的提案相比,特朗普政府的最终规则对燃油经济性的要求宽松许多。

拜登所代表的民主党更关注环保议题,希望加速汽车零排放法规的完善,而在他竞选时也曾承诺了一项高达2万亿美元的全新气候计划。

展开来说,拜登政权或将给美国汽车行业带来如下十大变化,而其中的每一个变化,与美国目前的产业发展轨迹相比,都将是意义深远、且对新四化转型进程有决定性影响的重要拐点。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第一,重新审视排放法规。

虽然特朗普政府关于燃油经济性和排放的最终规则的时间很难扭转,但拜登政府可以利用现有的环保现状提出修改理由,恢复奥巴马时代以2026年为分水岭的更为严格的排放要求。

第二,修改电动汽车税收抵免。

根据最初的税收抵免政策,每家制造商销售的前20万辆电动汽车可获得每辆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超过20万辆后额度会逐步取消。而在2019年的联邦支出法案中,两党均支持将20万辆的抵免上限扩大到40万辆,而将税收抵免从7500美元削减至7000美元,但遭到了特朗普政府的反对。

第三,加快公共车辆转为纯电动驱动。

第四,进一步完善充电基础设施,拜登计划旨通过与州和地方政府的合作,在全美各地建立至少50万个公共充电站。

第五,缩小不同区域的清洁能源使用差距。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第六,拜登政府将增加联邦层面的支持,在美国农村和缺乏能源基础设施的落后地区建设可持续和更灵活的能源网络。这些都是奥巴马时代清洁能源计划的主要目标,但后来被特朗普政府较为薄弱的建设所取代,拜登团队有望恢复奥巴马主政时期的部分目标。

第七,为电动车制造转型提供融资支持。

第八,培育美国本土的“造车新势力”。拜登政府打算增加对电气化创新中心的投资,致力于孵化更多的小型初创公司,这对Lucid、Rivian和Lordstown等美国“造车新势力”们是个利好。

第九,调整关税。虽然拜登政府很难完全收回特朗普执政期间的关税协定,但业界可以预策的是,新政府的贸易规定将更温和。这对德国汽车制造商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他们更倾向于有选择地从中国采购零部件或产品,作为贸易平衡的一部分。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第十,改变汽车制造商的“站队选择”。在当下,美国的汽车制造商们不得不基于自身利益而“站队”,或将紧跟特朗普的步伐,或是站在奥巴马-拜登的一边。伴随着拜登政权一系列的新能源改革,北美制造商们或将面临新的决策选择。

如前所述,媒体已经开始在给拜登描摹神化形象,汽车行业也不例外。如今不少美国汽车网站已经在作出如是报道:拜登是典型的汽车爱好者,也是雪佛兰科尔维特(Corvette)的忠实粉丝,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至少有一件事是让人肯定的——这位美国的新总统对汽车的热爱,足以推动这个行业在很多关键领域的明显改变,而与特朗普一样,他希望能让汽车行业的工作岗位更加本地化,更能惠及美国本土。

可以说,这样的报道信息未必全真,但美化拜登营造声势的用意却是不假。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欧洲日本:“平衡外交”

“丰田的立场究竟是什么?”

今年9月,美国大使馆的相关人士曾向日本某家大企业的外国事物负责人如此提问。对方关注的焦点,彼时还停留在丰与一汽、东风等5家中国企业共同出资设立的燃料电池系统研发公司。但是在最近几年,不仅掌门人丰田章男反复强调了“中国最重要”,丰田也在多个战略层面逐渐向中国市场靠拢,这让美国方面既感到焦虑,又充满疑惑。

实际上,面对中美当下微妙的特殊关系,丰田选择的策略是“平衡外交”。就在美国大选竞争最为胶着的11月5日,丰田章男社长就对外直接表态称,无论大洋彼岸的选举结果如何,都不会影响到该公司在中美摩擦背景下的市场战略,在全球新车市场前景尚不明朗的情况下,为了业绩的持续增长,必须在中美两大市场取得胜利。

乍一听,是不是有一种和稀泥的感觉?是的,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夹缝中实现利益最大化,丰田这些年为建立“战略互惠”的市场关系而费尽心思,当然,这也是日本汽车制造商直面区域摩擦的一个反射缩影。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丰田汽车在北美多次成为众矢之的。在他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前的2017年1月,就曾在社交网站推特上写道——“这太荒唐了!丰田要么在美国建立工厂,要让他们支付高额关税!”在此之后,丰田宣布将在5年内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并对外强调这并非轻视特朗普政权。

2018年,丰田还计划在美国南部的阿拉巴马州与马自达合资建厂,相关的投资计划还在2019年增加了30亿美元,总额约为130亿美元。截至目前,丰田已经提前一年完成了这一目标,未来四年,该项目将在美国本土新创造6500多个工作岗位。

但在中美争夺高科技霸权的情况下,丰田的新技术研发在两国几乎是同时进行,特别是在2019年4月,丰田章男在清华大学演讲,半年后又飞往母校美国巴布森学院参加毕业典礼演讲,此举也被日媒解读为维持关系平衡而努力。一言以蔽之,丰田依旧维系着较为平衡的发展策略。

拜登政权正式诞生,丰田有必要重新构筑对美战略,结合新总统2万亿美元的全新气候计划,如若美国未来对油耗限制进一步加强,丰田乃至整个日系汽车制造商亦不得不采取对应的应对措施。

丰田织机副社长佐佐木卓夫曾在大选结束前表示,虽然该公司还未看到两位候选人在汽车领域计划布局的详细内容,但就拿美国市场来说,无论大选如何,加利福尼亚州日渐严格的环境管控都在进行,在提高新车燃效和遵循排气法规方面不能有一刻松懈。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对于东瀛日本的部分中间企业力量,特朗普推行的保护主义上也对其经营带来负面影响。据悉,由于特朗普政权下的美中摩擦和关税制裁充满不确定性因素,很多日本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已逐渐感受到业绩方面的压力。在当下,包括丰田汽车、爱信精机以及电装在内的汽车相关企业也加大了在美国地区投资建厂、或是扩大产能的步伐。

比起日系车在中美夹缝里的尴尬,欧洲车企显然对拜登新政府的做派有着更清晰的认知。

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曾在一周前表示,拜登获胜更契合该公司在全球量产电动车的计划,民主党的方向与大众推动电气化转型以及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战略更为一致。

但是迪斯依旧认为,即使拜登政府接替了特朗普,按照当下的地缘关系和政治利益背景,美国与世界其它地区的贸易紧张关系仍将持续存在。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双方都对贸易关系的调整持积极态度,最终的目的,是将更多的投资和就业带回美国。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欧洲汽车新闻》近日也撰文分析了美国大选对欧洲汽车产业即将带来的影响——

从贸易方面看,拜登政府可能会重新考虑欧盟和美国拟议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即美欧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特朗普曾中止了谈判,并通过一系列的新规制造了与欧洲的贸易摩擦,牵涉了多家德国老牌汽车制造商。

在此之前,欧洲大本营的戴姆勒和大众汽车都曾为该协议而努力奔走,并试图踢开这一横在欧美之间的贸易壁垒,拜登的当选或将实现上述公司更为开放的贸易愿景。

另一个问题,则是关于英国硬脱欧。

拜登是“无协议”脱欧的反对者,他认为这不仅威胁到北爱尔兰的和谐与和平,还将影响到英国政府在欧盟贸易协议上领域的具体硬立场。当然,英国与欧盟间的关税一旦取消,最终也将惠及汽车制造商,尽管关税申报等细节依旧会产生区域贸易摩擦。

值得一提的是,在特朗普的执意要求下,美国曾于去年11月正式通知联合国退出《巴黎协定》。而根据该协定的相关规定,成员国退出需要一年的时间,刚过去的11月4日,美国正式从巴黎协定“退群”,成为目前唯一一个退出此协定的国家。如果拜登上台后重新加入《巴黎协议》,汽车制造商们将上调美国电动汽车的中期销售预期。

政策,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

欧洲也好,日韩也罢,甚至美国本土车企,将在拜登新政的影响下走向何方,其实都不是我们关注的核心问题。拜登整个政策盘子的基调,在其参与大选之前就已经落定。

“睡王取代懂王”,并不代表美国从高科技角度遏制中国的意图就当真沉睡,国内已有美化拜登的声音,无论是否别有用心,汽车产业的视角都不应受其蒙蔽。终究,竞争本质决定了中国汽车产业,无论大洋彼岸是哪个王登基,我们都要做自己的主,而不是成为“新王的奴隶”。

拜登上台,中国汽车,请小心了!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相关评论